咨询电话:
新闻资讯
新闻资讯

在村里的“博围”大道

时间:2019-07-14 14:31 来源: 作者:

  王大姐说,对她的印象实在太远了,如果不出这事情,她都快忘记谢家还有这么一个闺女,“和邻居们一交流,才想起这个闺女的大概事情来:她是家里的老小,她上面还有5个哥哥。”

  一条柏油铺成的620县道,直通11公里外的平定镇,把村子隔成两半,一边谢姓,一边叶姓,谢姓占了其中大多数。

  再往后的时间,听说她嫁到了旺耀村。还有人说,她后来又离婚了,再婚后又离婚了。

  对于村民的这些说法,谢某芳的侄子对记者说,“她一直没结婚,在旺耀村的那个,也只是恋爱对象,大家都以为是她的丈夫。她也没有小孩。”

  这种说法也得到了梁某华大哥梁建辉的认可。

  一片低矮的房子、老瓦盖顶、土坯筑墙。

  【浙江新闻+】

  曾女士表示,今天凌晨4点40分左右,她就已经起床,“我们老家这里坐车,很不方便,很早就要起床。我一晚上都没睡好,网上的报道我也都不敢看。”她是前往宁波还是淳安,曾女士表示票是亲戚订的并没有过多透露,但她表示会来浙江。

  这段感情无疾而终后,谢某芳就离开了家乡,那些年,去过深圳、东莞和广州不少地方。

  在村里,几个上了年纪的阿姨,和记者交流了一阵子,拼凑出谢某芳人生历程中一个依稀的影子——

  和他一样震惊到的,有在场的其他村民,还有女租客谢某芳的亲属。

  今天(7月14日)一早8点左右,记者联系了章子欣的妈妈曾女士。

  小谢说,家里警察来过后,他也一直关注着这个新闻。

  昨天,记者再次来到化州县城官桥镇六堆村,租客梁某华的老家。

  说这话时,小谢手里的砍刀挥动得很用力。

  村民王大姐说,“当年大家都这么叫她,前几天,有记者来村里碰到我,问谢某芳家,我居然不知道她是谁。看了新闻才知道,她竟然是当年的亚芳歌。”

  沿着620县道,记者找到了谢某芳当年的家。

  “她当时在广州新塘打工,有天晚上,老乡们聚餐,我也在。她一个人来的,整个饭局,也没和大家多说话。”

  堂嫂坦言,对这个新闻人物,从来没印象、也没感觉,也不知道她的婚姻情况。

  村民最后一次见她

  村庄前面农田里种着水稻、甘蔗和火龙果,村里大部分都是老人和孩子。

  数十年过去,周围的邻居们盖起了漂亮的小洋楼,把谢家老宅重重包围,没熟人指引,外人很难找到。

  梁建辉说,梁某华是家里最小的一个,上面有两个哥哥,两个姐姐(一个已去世),“他几乎从没尽到过儿子和父亲的责任,两个孩子是我父母拉扯长大的,很吃力,都是我们在帮助出力。他平时也从不与亲戚联系,我们也是在他出事后,才知道他朋友圈里原来过得那么奢侈(指梁某华在朋友圈里各种晒房晒旅游)。”民警在广东、福建、浙江、上海等两人曾经去过的地方调查发现,两人去了很多地方游玩,在他们的朋友圈和抖音账号上,都尽力表现得很富足,但事实上,两人除了不与老家亲戚联系外,身边朋友也甚少,经济上并不好,但他们每到一个目的地,在旅途中认识的人面前,总是会强调自己很有钱。

  有一年,谢某芳谈了一个家在安定镇的男孩子,结果谢家妈妈很反对。

  亚芳歌,这是谢某芳儿时的乳名。

  谢某芳从小在这排老房子里长大。

  记者见到她的侄子小谢时,他在家厨房里挥砍刀剁柴禾,炉膛里火正旺。他是谢某芳大哥家的孩子。

  几天前,梁某华80多岁的老母亲刚从医院被送回到村里。

  但是,一直没有孩子。

  广东省化州市平定镇平山塘岸村,这里,是女租客谢某芳的老家。

  关于谢某芳的婚姻情况,王大姐对记者说,“只听说她嫁到了旺耀村,有没有孩子真的不知道。你也不用问其他人了,这几天我们都八卦了,大家和我一样,都只知道这么一点点。”

  对于村民老谢来说,最后一次见她,已经是19年前。

  院落里养满了鸡鸭、拴着一只小黄狗。记者大声招呼了几句,没人应。

  记者走访两名租客老家

  一个村民告诉记者,这就是谢家的老房子,谢某芳就是在这里长大的,然后走出塘岸村、几十年销声匿迹,直到这几天重新在新闻里出现。

  昨天,村里一位配合警方调查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说,据他之前跟梁某华的家人和朋友联系后认为,他和平定镇那个女的(谢某芳)是极其自私的两个人,“一个父亲死了,一个母亲死了,都没有回来,孩子也不管,从来不和家里联系,自己却在外面到处逍遥自在,到处旅游,从他们那么自私的性格来看,孩子的事可能真的跟他们有关。”

  “我们家里人都不清楚她究竟干了什么,为什么这么做,不知道也猜不到,可能只有问她才知道。我长这么大,从没见过她,也根本不了解她。”